• 2009-04-05

    墓志铭 - [乱想]

    Tag:

    X问,将来我的墓志铭会怎么写。我会写:“她来了,又走了。”

    X说,那他写:“我走了,但我会再来!”

  • 2008-05-20

    关于目前与以后 - [乱想]

    Tag:
    不要指责,谩骂。
    不要煽情,滥情。
    尽己所能,就好。

    更好地活着,更好地做本职工作,更好地关心和善待他人。

    像一个幸存者那样活着。
  • 2007-05-13

    多做少说! - [乱想]

    Tag:
    如果你认为文学死了,你不写就是。
    如果你认为文学没死,或者死不死跟你没关系,你就继续写。
    如果你认为中国自鲁迅后没有伟大作家,那自己成为就是。
    如果你成为不了,干嘛又去指责别人?
    如果你成为了,但被忽略了,那么像你说的伟大作家注定会被暂时忽视,你认命就是。
  • ::URL::http://www.nytimes.com/2007/03/07/books/07baudrillard.html?_r=1&ref=books&oref=slogin

    转一篇加拿大人的评论
    。刻薄了点,但我双手赞成。在以前,我以为语出惊人宣布什么东西(文学艺术思想等等等等)死了是件挺酷的事,现在觉得,努力让一件东西更好地活着,实在比宣布死亡更值得尊敬也更有价值。

    ::URL::http://www.canada.com/components/print.aspx?id=74d32d81-61e1-4e93-a5b4-4d51cf378c8e
  • 2007-02-03

    好些留言没回复 - [乱想]

    Tag:
    改天回头慢慢回复。
    谢谢关注的朋友,虽然很多不认识,但已经觉得亲切:-)
  • 过世了,享年81岁。
  • 2006-09-15

    以前世纪中国的读者 - [乱想]

    Tag:
    有兴趣可以看看这里哦:www.xschina.org
  • 2006-09-04

    死,就死得好看点吧 - [乱想]

    Tag:
    刚才整理文件,开着电视。忽听见越剧唱腔。又听,没错。这年头,还有戏剧之外的频道放这个。兴冲冲赶到邻屋一瞧,还是现代戏,一白衣女子偎着个黄衣黑镜的中年胖男人,在唱:“香水雨啊香水雨”,莫非是……可不至于吧……继续回电脑前,听了一会儿,又跑去看,那女子已倒在地上,胖男人正抱着她,一脸痛不欲生地唱:“飞扬啊,世间少有的好姑娘……”
    啊,果然!越剧版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声音听着耳熟,再细看,长得像罗永浩的中年男,居然……居然是俺少女时代唯一追过的猩猩:赵志刚!看来岁月不仅仅摧残女人的美貌。遥想当年沙漠王子的英姿,俱往矣。
    更让我悲哀的,是唱“日卧书斋愁脉脉,夜对冷月恨悠悠”的赵志刚,那个能拖出无穷鼻韵的温情款款的尹派小生,居然在如此不伦不类地声嘶力竭着。难道编派个时髦读物,就能吸引新新人类了?
    越剧和其他一些东西……比如小说……一样,它的美在于它的旧。在这个喜爱新玩具的时代,这种美丽终究要死去。
    死,就死得好看点吧。
  • 2006-08-08

    摘抄 - [乱想]

    Tag:
    你写前人已经写过的东西,那是没有用处的,除非你能够超过它。我们这个时代的作家要做的事情是写出前人没有写过的作品,或者说,超过死人写的东西。说明一位作家写得好不好,唯一的办法是同死人比。活着的作家多数并不存在。他的名声是批评家创作出来的。批评家永远需要流行的天才,这种人的作品既完全看得懂,赞扬它也感到保险,可是等这些捏造出来的天才一死,他们就不存在了。一个认真的作家只有同死去的作家比高低,这些作家他知道是优秀的。就好比长跑运动员争的是计时表上的时间,而不仅仅是要超过同他一起赛跑的人。他要是不同时间赛,他永远不会知道他可以达到什么速度。

    ——海明威《同“音乐家”的一席独白》

    一个故事的语言和这个故事的内容之间的分岔或者平分秋色,会消灭说服力。   ——略萨,《给青年小说家的信》
  • 这个我对之深怀情感的地方,就这样散了……
  • 2006-06-09

    梦见M - [乱想]

    Tag:
    我说过,每逢清明或祭日前后,都会梦见逝者。这次,离M的祭日还有十二天,我梦见他回来了。
    起先是和初中同学在一起,坐在我前排的女生G,忽有人跑来告知她:有人找你。她问是谁。来人道:找你的人说他容貌变化很大,希望你还能认出他。听了这话,我隐隐有了预感。
    跟到她家,就见M站在门口。瘦了,因而显高,穿浅黄短袖T恤和米色长裤,衣摆束在裤腰里。其他人都像没看见他,径直进屋了。我惊喜道:怎么是你!他说:是啊,是我。这时,周围进出不少人,G又挤过来。我试图向她介绍:这是……但她没有听我说话。M说:别管他们。他带着我,从一根滑杆滑到底楼。其间我问:你知道吗,你现在可有名了。M说:是啊,我知道。他的表情有点无奈,像在说:那么土鳖的事情,我当然知道啦。我们出了楼,这是一幢平房,处在荒凉的居民区。月光很旺。
    然后我们在路上走,不断有认识的人来往。我的大学室友S及男友走在我们身后,慢慢超到前面去,我从地上的影子看到,他们回头看我们,还在议论。这时我问他,有没有把回来的消息告诉HB他们,他说还没有。
    走了片刻,他问我是否想吃晚饭。我说我吃不下,但可以陪他吃。又问他想吃什么,他说:肉。我们找饭店。这是在复旦附近,一条不存在却又熟悉的路上。醒后仔细回忆,发现这是一条我曾经梦见的路!我们走在梦之路上,看了几家饭馆,全是自助餐,一家在二楼,另一家是门面小吃店。我叫住走在前面的M,说:这家有肉。M回过来,看了看,说:都是肥肉。是的,这家的菜少得可怜,放在类似卖盒饭的铁皮格里,只有一格满的,大块肉串在铁条上,绕着中心切出薄片,油肥油肥的。M不会吃的,他很注重养生,喝黄酒要敲一个蛋,放姜丝葱花等若干物(我好几次想象,酒加生鸡蛋,会是什么味道)。
    我们继续往前,这时,我开始害怕,因为意识到是个梦。FW曾经说:衰老的迹象之一,就是开始遗忘,他举了个例子,说经历了件什么事,别人说起时,却一点不记得。这在我身上时有发生,近一年尤甚。比如,我就记不得当时FW举了个什么事,连一个月都不到呢。记录梦境也少了,不是做得少,而是忘得快,有时是新鲜的梦,起床十多分钟的洗漱,就忘了大半。
    但此时此刻的,是一个多么宝贵的梦!一边进行着,一边就想记住它,于是渐渐的,就走了出来。M终究没在我的梦里吃到肉!

    打电话问时间,凌晨三点零一分。去掉回忆梦境的一分钟,这个梦是三点整做的。
    我醒着了,这梦仍在活着、敞开着、散发着温暖的热气。过不了多久,它会冷却,离开我,变成仅仅一个梦。
    于是起床,给H发了短信,然后打开电脑,记录。
    这样,就不会遗忘了。 
  • 2006-05-31

    太牛了 - [乱想]

    Tag:
    在修改《她们》,感觉太牛了。看完一章,忍不住停下来,在屋里转来转去,大笑几声,甚至想跨出窗外,撒腿奔跑两圈。记得S说,当初他写完《迷宫》后,从上班的写字楼出来,走在上海的夜街上,觉得自己是整个世界的王。
    整个世界的王!艰苦卓绝的长篇写作,最大的意义不就为了这一刻吗?
  • 我知道,使用这个称呼的人大多善意。但在客观上,这个词对我的容貌和写作能力构成了双重污辱。所以,如果不是我的仇人,行行好,别把我逼到停笔或者做变性手术的地步吧,谢谢。


    P.S. 看了大家留言里的批评指正,我意识到,以上言论是不妥的。请大家随便叫吧,爱叫我什么叫什么  5.30
  • 2006-04-07

    今天小T脱离危险期 - [乱想]

    Tag:
    接下去,该是打官司了。
    有观者怀疑前一篇博客的真实性。
    你看,生活就是这样,真实过头反觉得虚构。
    所以,我们不得不剔除各种巧合,好让虚构显得真实一些。
  • 比如一处描写门窗的,就觉得词儿使不上。补课笔记如下:

    闼 TA(4)——小门;排闼直入
    阖——也是门的意思,以前只知道动词用法。
    牖——这个不说了,中学教科书上有的
    角门,脚门,旁门,侧门,边门
    阍HUN(1)——宫门;叩阍
    闳——巷门。原来张闳的名字,就是张家巷门的意思,HIAHIA。
    闾阎 LV YAN (2,2)——里门
    门樘、窗樘(音同“堂)——就是门框窗框的意思,不过显得更文化点
    门扇,扉,阖扇 —— 门的能开阖的部分也,即door leaf
    扃 JIONG(1) ——从外面关的闩、钩等
    门鼻儿——钉在门上的金属半圆形物件,借助其他东西扣门
    门钹——装在门环下边像钹的东西,用来敲门
    以上两样是古人用到的东西
    门梃(音同“挺”)——指门框、窗框或门扇、窗扇两侧直立的边框
    (即门樘由门楣、门梃、门槛组成)
    钌铞儿 LIAO DIAO (4,4)——钉在门窗上用来扣住门窗的铁片,就是十四年前被人推了插入我左眼眶的东西,印象深刻吧
  • 2005-12-26

    很准的一个测试 - [乱想]

    Tag:
    ::URL::http://club.gamvan.com/love?loveId=750475

  • 武康路55号安福路口 
    永乐宫对面
    马里昂巴咖啡馆
    全上海最好的意式咖啡店之一,而且还很便宜
    老咖啡馆装修风格
    下个月会在里面装一张大榻,可坐6-10人
    猩猩开哒


  • 语出一电影学院人。八圭卜曰:《霸王别姬》的导演其实不是陈凯歌,而是凯歌之父——前辈名导陈怀凯。《霸王别姬》刚拍完,陈怀凯就因某种原因过世,自此《霸王别姬》归于凯歌名下。而《无极》呢,也非凯歌手笔,而是其妻陈红之作!@#$…
  • 2005-10-08

    历史不能证明人的愚蠢 - [乱想]

    Tag:
    福楼拜死了,所以听不见左拉的讥嘲和萨特的毒骂。我多想像教科书上那么来一句:“时间证明了××的伟大”或者“历史大浪淘沙,去芜存精”。这真是美好的单相思。历史揭露了萨特的小丑嘴脸他却仍然受人膜拜,历史映证了左拉的蹩脚他的作品却仍被供在文学史里。历史能证明什么呢,它连自己都证明不了,要不怎有了福楼拜的文学高峰,还要半死不活地往前走并美其名曰“发展”?
  • 2005-05-17

    美国诗歌反腐网 - [乱想]

    Tag:
    美国诗人要出版诗集,通常靠赢诗歌大奖,获赞助资金。有个叫Alan Cordle的家伙,以揭露诗歌腐败为乐,这和咱们的一个“学术批评网”差不多,“学术批评网”通常揭些面上的腐败,比如白纸黑字的抄袭,而Alan Cordle则当起福尔摩斯,不知从哪里挖来私人信件、内部资料。抽丝剥茧,层层推理,像看侦探小说,好玩好玩。

    ::URL::http://www.foetry.com/
  • ::URL::http://www.21red.net/view/a/2004-3-14/330639.html

    作者陈希我,以前对他的印象一直不好(主要是看了他两篇小说,都不咋的),但读了此文,大为改观(也许那两篇是他的败笔?)。对《小二黑结婚》和《绿化树》的分析很有意思。而那个技术主义的迷径,也是我曾经误入的,现在深有感触。中国作家的感性多于理性,琐碎多于思考,这问题确实存在。但作家一定要理性吗?这是站在欧洲文学的审美立场上来衡量的。比如换作美国人,他们就不吃寓言这一套,他们供献的不少好小说,侧重点不是思考,而是描述,比如我极为喜爱的《刽子手之歌》。当然,这样说的意思,不是指我们可以学美国人了,衡量中国文学的标准,不应该是欧洲的标准,也不应该是美国的标准。此文的偏颇,是把《红楼梦》和《罪与罚》作那样的比较。这是在两种不同评价体系下的作品。现在的中国作家是没有根的,传统被中断了,对于外来文学的借鉴又很仓促盲目,并且总是在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自卑心理之下,非常地扭曲。传统要,借鉴也要,莫言“倒退”的努力就很好,但这毕竟是刻意为之的作法。不过这是必须的,虽然说得容易做得难,我们还是要像郜元宝说的那样,不断做不断失败,在失败中自觉。

    还有就是,文章把责任全推给了作家,这是不公正的。中国严肃的作家,不是给打压,就是被漠视,同时受到意识形态和消费社会的双重折磨。但是,诚如文中所说的:“文学是一种病,深刻的病,除此而外什么都不是。这病带来的痛逼着你去挣扎,促成大艺术的是无法救治的危机感,痛感,现世的绝望。”在某种方面来说,处于混乱与寂寞的时代,反而能激发伟大作品。

    刚读完文章,匆匆记几笔凌乱想法,以后好好思考一下,或者可以成文。
  • 2005-02-14

    记一下,桑克推荐的碟 - [乱想]

    Tag:
    otar issoliani,格鲁吉亚导演,塔尔科的师兄弟,作品有《再见,我的家》等。市面上有作品集卖。
     
  • 2005-02-12

    阿瑟-米勒逝世 - [乱想]

    Tag:
    ::URL::http://news.sina.com.cn/w/2005-02-12/06365099094s.shtml
  • 2005-01-10

    逝者 - [乱想]

    Tag:
    妈妈每回梦到奶奶,都说是奶奶在阴间缺钱,她会去烧些纸钱,祷告一番。她经常在一些农历节日前梦见她。
    不知是这个原因,还是近来多病伤感,我最近经常梦见逝者。比如今天下午看书睡着了,居然同时梦见奶奶和M,在我凤阳路老家的晒台上,围着一张小桌子吃饭,天气灰蒙蒙的。我给奶奶倒橙汁,倒出来的都是冰块,M说了一些什么话。
    我不是彻底的唯物者,相信存在超越人类解释能力的东西,我甚至相信灵魂和鬼。设想鬼魂的存在,是件多么温情的事情,仿佛死亡并不是一个彻底到令人绝望的终结。一次我同人说:死亡最可怕的,并不是肉体的销亡,而是感知和记忆被掐灭的那刻,就像倏然拉灭一盏灯,堕入无边的黑暗。你将不知道未来,也失去关于过往的记忆,甚至对于现实现刻,都不能感知。在时间的轨道上,逝者连一个点的位置都不能占有,即使让一具木乃伊拥有空间的三维,拥有庞大的金字塔,也不能再让“生命”这个词发生任何意义。
    很喜欢西蒙·乌埃的《希望、爱和美之神战胜时间》。想想这副画的名字,就让人沉醉。
  • 2005-01-06

    又做梦 - [乱想]

    Tag:
    梦见去找C,办公室又暗又逼仄,有玻璃隔间。这个梦很零碎,其中的一个片断是:C带我去吃饭,点了一道菜:把很多小动物弄伤残了,鱼刮去半边鳞片,小鸟折断一个翅膀……伤残了的小动物们,被放进一个圆形的白色纸盒里,纸盒上方开了一个小口,底下是文火慢慢烤着。过程中不段有小动物跳出来,C就用筷子把它们夹回去。我哀求他停止,但他硬逼我在旁边看着。

    这几天醒后,都会把适才的梦回忆一遍,因此记住了。
    能拥有两个世界的,双倍于他人的回忆,是一种福气。
  • 2005-01-04

    记一个今晨三点的梦 - [乱想]

    Tag:
    我和一些人围坐在桌子边,其中有我的奶奶,穿着件普蓝色衣服,我知道她要死了,就躲到隔壁XK的房间里去哭,他在厨房做饭,我用一条旧被子裹着自己。哭了一会儿,有人告诉我,奶奶今天还不会死,于是我又回到桌子前。隔了一会儿,有几个乡下亲戚模样的人来,他们又告诉我,奶奶要死了,让我看着她死。于是我就看着她,看不清人,只见那件普蓝色衣服慢慢碎开来,我感到痛苦而恐惧。当我的痛苦达到极致,实在无法看下去,就跑到CT的房间里,他对我说:外面天气很好,干嘛不出去呢。我顺着他的指点朝窗外看,果然看到很多认识的人在楼下行走。阳光不错,有很多落叶。我也加入,却发现CT没有下来,于是我招手让他下来。当时我身边走着ZH和ZD,CT下来了,和他们说话,却不理我。三人很快走到前面去了。还有一个叫ZJ的朋友,飞跑着经过我的身边。我周围拥上来一帮像港台留学生的人,一个留分头的家伙对我说:你是这里最好看的,我没有女朋友。然后他就一直不离我左右。我觉得很厌恶,却甩不掉。走着走着,从一个楼梯下去,周围的人突然都不见了。我一个人下了楼梯,出门,坐在楼旁的椅子上,发现自己忘了拿包,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去拿,楼里出现了一个类似“闪灵男”的女人,瞎了一只眼,穿着睡袍,我很害怕,对自己说:不该这么做梦。于是我突然手里又有了包,飞速地跑起来。
    这时醒了,一看时间,三点多。睡不着了一会儿,想着那个恐怕的闪灵男。

    相比昨天和前一阵的梦,这个梦非常连贯,而且太有理性了,每个细节都能解释出来。弗洛伊德还是很伟大的。
  • 这样的经历已经好几次了:在寒冷的冬夜,飞快地将冻僵的身体塞到热水龙头下,刚暖和过来一点,突然停电了,这时我就看到了那种最令人绝望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连五指上的肥皂泡都看不见。我心有不甘地在龙头下等了一分多钟,奇迹没有出现,只能湿漉漉地跑到卧室披上衣服,再跑到客厅,摸索着打开橱门、拉开抽屉,分别找到手电筒和电池(为了防止漏电,手电筒永远是空的),装上,不亮,再摸索着装一遍,亮了,搬好凳子,挪开书架上的书,露出里面的电闸,检查一遍:家里的一点都没有问题!接着给父母打电话,我妈睡眼惺忪地说:好吧,我来一下。然后我又披着衣服回到黑咕隆咚的冲淋房里呆着,等了片刻,突然灯火通明,让我不禁想高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刚想冲洗,又听到门铃响,跑出去对妈妈吼了一嗓子:“好了,没事了。”继续回去洗。

    昨晚我还做了个梦,梦见一位朋友,他,我,还有我妈,三个人一起在一条都是破旧小吃店的路上走,然后还发生了一些古怪的事情。我梦见过这位朋友好几次,并且梦境都相当古怪,这让我有点费解,于是给他发了个短信,说梦见他了。
    在冬天里,梦境总是短促纷繁,前一阵梦见过奶奶在一个阴湿的小房子里,还梦见Y来追杀我,我躺在地上装死,之类之类。我多么热爱我的大睡帽,它把现实世界隔绝在我的梦境之外了。

  • 2004-12-31

    昨大雪, - [乱想]

    Tag:
    雪花打在伞面上,有哧哧的声音。看见骑自行车的人在街上滑倒。还有人打雪仗,可惜始终积不起来,地面湿答答,烂糟糟的。想起上一次大雪,是在大学时,班里一个男生搬了个古琴到操场上弹奏,飞雪不合时宜地停了;再上一次大雪,是在童年,在家门口看到一个雪人,斜叼着烟头。妈妈用雪水给我擦手,说能防冻疮,结果冻疮就是从那一年冬天开始泛滥的。
    记忆里的雪天,有热烘烘的小屋子,有做蛋饺的猪油和小勺,还有年货和糖果蜜饯。可惜现在越来越讨厌过年,冷清清、虚答答的礼节应酬,朋友们都不见了,春晚也没的看头。唯一还凑合的,是终于能够放纵一下吃睡的贪欲了。
  • 2004-12-29

    桑塔格去世 - [乱想]

    Tag:

    虽然一直不喜欢桑塔格,细读了纽约时报的文章,还是觉得,她是位非常了不起的优秀女性。


    ::URL::原文请点击这里查阅。

  • 2004-12-22

    小道消息 - [乱想]

    Tag:
    继《书城》不久,《书屋》也因非经济原因倒下了。
    书城刊号给文景,书屋被勒令改变办刊方向,变成时尚杂志

    看来“紧”果然成最近的关键词了,抓一批,关一批,处置又一批

    ::URL::http://xys.3322.org/xys/netters/others/essays/gonggong.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