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17

    王家卫的《爱神》 - [观影]

    Tag:
    看过,差点忘了提。
    不能不提,不然太对不起王家卫,骂了他那么多次,看完此部短片,就后悔自己骂狠了。
    故事其实不新奇,讲了两个生活无奈、爱情无望的小人物。其中的细节妙:巩利灵活游走的手,张震思念女人时,伏案抚摸那件旗袍……只是王家卫犯了个错误:让北方女子巩利饰演一位南方交际花。这个错误以前张艺谋在《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里也犯过。这次又让我别扭:举止动作倒还罢了,毕竟巩大姐演了那许多,没风情也给逼出风情来;但一开口就露陷:语气太过短促,腔调里没有小小的勾魂摄魄的回旋音,那种直直的冲口而出,总让我想起北方村姑。尤其是她命令张震:“把裤子脱了!”不像男女调情,倒像红色影片里国民党女特务拷问我党志士:“把名单供出来!”对,就这语气。
  • 2005-05-17

    美国诗歌反腐网 - [乱想]

    Tag:
    美国诗人要出版诗集,通常靠赢诗歌大奖,获赞助资金。有个叫Alan Cordle的家伙,以揭露诗歌腐败为乐,这和咱们的一个“学术批评网”差不多,“学术批评网”通常揭些面上的腐败,比如白纸黑字的抄袭,而Alan Cordle则当起福尔摩斯,不知从哪里挖来私人信件、内部资料。抽丝剥茧,层层推理,像看侦探小说,好玩好玩。

    ::URL::http://www.foetry.com/
  • 2005-05-09

    《为戴茜小姐开车》 - [观影]

    Tag:
    以前友人LD和我说起《包法利夫人》,说《包》这样的小说像中年男人,不花哨、不惊人、全无火气,却是完美得无懈可击。看完《为戴茜小姐开车》,忽然想起他的这句话。面对这样的片子,什么话都别说,自己静静感受就好。
  • 2005-05-08

    《九故事》 - [看书]

    Tag:
    浙江文艺2003年的版本,译文的句子拗口罗嗦,选择词语上也有些奇怪,比如偏把“鼻翼”(nosewing)译成“鼻翅”,明显应译为“身体”(body)的,译成“尸体”,等等。
    一边阅读一边排除译文的干扰,确实有些吃力。掩卷之后的最大感觉是失望。也许塞林格本人的传奇性给他的作品增添了过多的附加值,《九故事》离我想象中的大师水准存在不小的差距。虽说在小说结尾处设置所谓的“风暴眼”,是塞林格的特色之一,但过于冗杂的对话和过多游离的情节,极大地削弱了“风暴眼”的力量,或许写作年代的局限也是一个理由,但是前辈欧·亨利已经懂得如何将所有叙述集中到结尾的那个“眼”上,而在海明威那里,这种技巧更是炉火纯青——他懂得如何在简洁处显微妙。
    我排斥在短篇里完全靠对话交代情节——尤其是当这些情节东拉西扯,不构成哪怕是间接的关联时。在开头两篇《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和《威格利大叔在康涅狄格州》中最为明显。我读完的第一想法是:真可惜,这样的题材,交给约翰·契弗的话,完全是可以写成佳作的。
    九个故事中,我最喜欢《嘴唇美丽而我的双眸澄碧》,无他,盖因这篇最不枝蔓斜出,显出对塞林格来说难能可贵的干净。《德·杜米埃-史密斯的蓝色时期》是让我最具期待的一篇,可惜输在对叙述节奏缺乏控制力上。总之,如果塞林格更具技巧和匠心的话,以他的时机和写作材料,是很可能成为大师的。

  • 《不良教育》和《老男孩》都是很夸张的片子,阿尔莫多瓦到底是大导演,虽然和他自己相比,《不良教育》没有特别好,但故事自始至终是饱满的,层层嵌套的设计不让人意外(现在觉得这种嵌套是小技啦),但也没有大的差池。《老男孩》一上来很有冲击力,可惜最后才发现,故事编得比较拙劣,一个很强的期待,迎来一个很弱的谜底,难免有受欺骗的感觉。可惜了那个精彩开篇,做得好的话,其实可以和《骇客帝国》一样,又娱乐又思想的。
    《漫长的婚约》很见功底,片子的剪辑流畅、精练,顾长卫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情节的推进也很到位,基本十分钟一转折,不急不火,恰到好处地抓住读者。

    电影看多了,写作时会注意视角问题。比如一句写主角A,下一句是A眼中的某场景。以前写的话,肯定少不了“A看见”“A发现”“A注意到”之类的词,为的是保持视角一致。现在写作也习惯蒙太奇了,这类赘词统统省略,直接切换,发现行句干净不少。有时一段切换五六次视角,居然读着也顺。
  • ::URL::http://www.21red.net/view/a/2004-3-14/330639.html

    作者陈希我,以前对他的印象一直不好(主要是看了他两篇小说,都不咋的),但读了此文,大为改观(也许那两篇是他的败笔?)。对《小二黑结婚》和《绿化树》的分析很有意思。而那个技术主义的迷径,也是我曾经误入的,现在深有感触。中国作家的感性多于理性,琐碎多于思考,这问题确实存在。但作家一定要理性吗?这是站在欧洲文学的审美立场上来衡量的。比如换作美国人,他们就不吃寓言这一套,他们供献的不少好小说,侧重点不是思考,而是描述,比如我极为喜爱的《刽子手之歌》。当然,这样说的意思,不是指我们可以学美国人了,衡量中国文学的标准,不应该是欧洲的标准,也不应该是美国的标准。此文的偏颇,是把《红楼梦》和《罪与罚》作那样的比较。这是在两种不同评价体系下的作品。现在的中国作家是没有根的,传统被中断了,对于外来文学的借鉴又很仓促盲目,并且总是在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自卑心理之下,非常地扭曲。传统要,借鉴也要,莫言“倒退”的努力就很好,但这毕竟是刻意为之的作法。不过这是必须的,虽然说得容易做得难,我们还是要像郜元宝说的那样,不断做不断失败,在失败中自觉。

    还有就是,文章把责任全推给了作家,这是不公正的。中国严肃的作家,不是给打压,就是被漠视,同时受到意识形态和消费社会的双重折磨。但是,诚如文中所说的:“文学是一种病,深刻的病,除此而外什么都不是。这病带来的痛逼着你去挣扎,促成大艺术的是无法救治的危机感,痛感,现世的绝望。”在某种方面来说,处于混乱与寂寞的时代,反而能激发伟大作品。

    刚读完文章,匆匆记几笔凌乱想法,以后好好思考一下,或者可以成文。
  • 《Ray》是一部合格的传记片,本来就很喜欢Ray Charles的歌,观影最大的收获是一饱耳福。
    《春去冬来》呢,场景设置和《漂流欲室》很像,都是水中央的封闭空间,《撒玛利亚女孩》中也有类似场景。还有一位喜欢水的东方导演是蔡明亮,不同的是,蔡都是阴暗肮脏之水,比如黯淡的雨水,阴沟之水,等等。金基德的水,则是明媚的自然之水。《春去冬来》最大的优点是风景如画,故事嘛……则有点简单,符号化,情节做得太对位。当然,有人说这是禅意,但处处点破的禅意,未免流俗。一样讲轮回,一样以春夏秋冬的交替为组织,今村昌平的《楢山节考》显然更为出色。以两条蛇的交配暗示主人公的情窦初开,也是《楢山节考》中用过的。
  • 2005-02-14

    记一下,桑克推荐的碟 - [乱想]

    Tag:
    otar issoliani,格鲁吉亚导演,塔尔科的师兄弟,作品有《再见,我的家》等。市面上有作品集卖。
     
  • 2005-02-12

    阿瑟-米勒逝世 - [乱想]

    Tag:
    ::URL::http://news.sina.com.cn/w/2005-02-12/06365099094s.shtml
  • 2005-01-10

    逝者 - [乱想]

    Tag:
    妈妈每回梦到奶奶,都说是奶奶在阴间缺钱,她会去烧些纸钱,祷告一番。她经常在一些农历节日前梦见她。
    不知是这个原因,还是近来多病伤感,我最近经常梦见逝者。比如今天下午看书睡着了,居然同时梦见奶奶和M,在我凤阳路老家的晒台上,围着一张小桌子吃饭,天气灰蒙蒙的。我给奶奶倒橙汁,倒出来的都是冰块,M说了一些什么话。
    我不是彻底的唯物者,相信存在超越人类解释能力的东西,我甚至相信灵魂和鬼。设想鬼魂的存在,是件多么温情的事情,仿佛死亡并不是一个彻底到令人绝望的终结。一次我同人说:死亡最可怕的,并不是肉体的销亡,而是感知和记忆被掐灭的那刻,就像倏然拉灭一盏灯,堕入无边的黑暗。你将不知道未来,也失去关于过往的记忆,甚至对于现实现刻,都不能感知。在时间的轨道上,逝者连一个点的位置都不能占有,即使让一具木乃伊拥有空间的三维,拥有庞大的金字塔,也不能再让“生命”这个词发生任何意义。
    很喜欢西蒙·乌埃的《希望、爱和美之神战胜时间》。想想这副画的名字,就让人沉醉。
  • 2005-01-06

    又做梦 - [乱想]

    Tag:
    梦见去找C,办公室又暗又逼仄,有玻璃隔间。这个梦很零碎,其中的一个片断是:C带我去吃饭,点了一道菜:把很多小动物弄伤残了,鱼刮去半边鳞片,小鸟折断一个翅膀……伤残了的小动物们,被放进一个圆形的白色纸盒里,纸盒上方开了一个小口,底下是文火慢慢烤着。过程中不段有小动物跳出来,C就用筷子把它们夹回去。我哀求他停止,但他硬逼我在旁边看着。

    这几天醒后,都会把适才的梦回忆一遍,因此记住了。
    能拥有两个世界的,双倍于他人的回忆,是一种福气。
  • 2005-01-04

    《猫与鼠》 - [看书]

    Tag:
    不错。水下音乐会和那个伤感的结尾让人印象深刻。
    但个别处的元叙述和人称转换没有必要。
  • 2005-01-04

    记一个今晨三点的梦 - [乱想]

    Tag:
    我和一些人围坐在桌子边,其中有我的奶奶,穿着件普蓝色衣服,我知道她要死了,就躲到隔壁XK的房间里去哭,他在厨房做饭,我用一条旧被子裹着自己。哭了一会儿,有人告诉我,奶奶今天还不会死,于是我又回到桌子前。隔了一会儿,有几个乡下亲戚模样的人来,他们又告诉我,奶奶要死了,让我看着她死。于是我就看着她,看不清人,只见那件普蓝色衣服慢慢碎开来,我感到痛苦而恐惧。当我的痛苦达到极致,实在无法看下去,就跑到CT的房间里,他对我说:外面天气很好,干嘛不出去呢。我顺着他的指点朝窗外看,果然看到很多认识的人在楼下行走。阳光不错,有很多落叶。我也加入,却发现CT没有下来,于是我招手让他下来。当时我身边走着ZH和ZD,CT下来了,和他们说话,却不理我。三人很快走到前面去了。还有一个叫ZJ的朋友,飞跑着经过我的身边。我周围拥上来一帮像港台留学生的人,一个留分头的家伙对我说:你是这里最好看的,我没有女朋友。然后他就一直不离我左右。我觉得很厌恶,却甩不掉。走着走着,从一个楼梯下去,周围的人突然都不见了。我一个人下了楼梯,出门,坐在楼旁的椅子上,发现自己忘了拿包,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去拿,楼里出现了一个类似“闪灵男”的女人,瞎了一只眼,穿着睡袍,我很害怕,对自己说:不该这么做梦。于是我突然手里又有了包,飞速地跑起来。
    这时醒了,一看时间,三点多。睡不着了一会儿,想着那个恐怕的闪灵男。

    相比昨天和前一阵的梦,这个梦非常连贯,而且太有理性了,每个细节都能解释出来。弗洛伊德还是很伟大的。
  • 这样的经历已经好几次了:在寒冷的冬夜,飞快地将冻僵的身体塞到热水龙头下,刚暖和过来一点,突然停电了,这时我就看到了那种最令人绝望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连五指上的肥皂泡都看不见。我心有不甘地在龙头下等了一分多钟,奇迹没有出现,只能湿漉漉地跑到卧室披上衣服,再跑到客厅,摸索着打开橱门、拉开抽屉,分别找到手电筒和电池(为了防止漏电,手电筒永远是空的),装上,不亮,再摸索着装一遍,亮了,搬好凳子,挪开书架上的书,露出里面的电闸,检查一遍:家里的一点都没有问题!接着给父母打电话,我妈睡眼惺忪地说:好吧,我来一下。然后我又披着衣服回到黑咕隆咚的冲淋房里呆着,等了片刻,突然灯火通明,让我不禁想高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刚想冲洗,又听到门铃响,跑出去对妈妈吼了一嗓子:“好了,没事了。”继续回去洗。

    昨晚我还做了个梦,梦见一位朋友,他,我,还有我妈,三个人一起在一条都是破旧小吃店的路上走,然后还发生了一些古怪的事情。我梦见过这位朋友好几次,并且梦境都相当古怪,这让我有点费解,于是给他发了个短信,说梦见他了。
    在冬天里,梦境总是短促纷繁,前一阵梦见过奶奶在一个阴湿的小房子里,还梦见Y来追杀我,我躺在地上装死,之类之类。我多么热爱我的大睡帽,它把现实世界隔绝在我的梦境之外了。

  • 2004-12-31

    昨大雪, - [乱想]

    Tag:
    雪花打在伞面上,有哧哧的声音。看见骑自行车的人在街上滑倒。还有人打雪仗,可惜始终积不起来,地面湿答答,烂糟糟的。想起上一次大雪,是在大学时,班里一个男生搬了个古琴到操场上弹奏,飞雪不合时宜地停了;再上一次大雪,是在童年,在家门口看到一个雪人,斜叼着烟头。妈妈用雪水给我擦手,说能防冻疮,结果冻疮就是从那一年冬天开始泛滥的。
    记忆里的雪天,有热烘烘的小屋子,有做蛋饺的猪油和小勺,还有年货和糖果蜜饯。可惜现在越来越讨厌过年,冷清清、虚答答的礼节应酬,朋友们都不见了,春晚也没的看头。唯一还凑合的,是终于能够放纵一下吃睡的贪欲了。
  • 2004-12-29

    桑塔格去世 - [乱想]

    Tag:

    虽然一直不喜欢桑塔格,细读了纽约时报的文章,还是觉得,她是位非常了不起的优秀女性。


    ::URL::原文请点击这里查阅。

  • 2004-12-22

    小道消息 - [乱想]

    Tag:
    继《书城》不久,《书屋》也因非经济原因倒下了。
    书城刊号给文景,书屋被勒令改变办刊方向,变成时尚杂志

    看来“紧”果然成最近的关键词了,抓一批,关一批,处置又一批

    ::URL::http://xys.3322.org/xys/netters/others/essays/gonggong.txt
  • 2004-12-11

    a poem by Yeats [转] - [乱想]

    Tag: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 2004-12-02

    小说中的苦难 - [看书]

    Tag:
    昨天躺在床上,还在想《大师与玛格丽特》。在这部小说中,苦难是能够得到拯救的。宗教给予了向上的唯度,超越现实的力量。
    而在一个讲究务实的、缺乏宗教精神的国度,苦难靠什么拯救呢?以前是轮回和因果报应,说穿了不过是按了人间的模样重造一个天庭地狱;现在彻底世俗化了呢,大概只好在苦难中沉沦,大不了得出一个结论:为活着而活着。(居然还被推崇为深刻)
    如果《大师与玛格丽特》只有“魔鬼在人间”这一层,充其量不过是一本斯威夫特层次上的作品罢了。
  • 2004-12-01

    《大师与玛格丽特》 - [看书]

    Tag:
    激动人心!(这个词很土,但用于形容我的感受,真是千真万确)

    这部小说有三条线索:魔鬼在人间(莫斯科)、大师与玛格丽特、彼拉多与耶舒阿的故事。

    魔鬼在人间:交响乐式的写法,夸张却又逼真,诡异并且幽默(在阅读中我禁不住大笑)。这一部分的写作,是作者面向他的时代的:诚实、勇敢,因而也是孤独的写作。(孤军作战的十二年,被封藏的必然命运,相信“大师”的很多感受,同样也是布尔加科夫的)

    大师与玛格丽特:这一部分的写作,是面向作者内心的。在第一部的莫斯科群生相中,这一对男女的爱情故事,仅仅是一个小动机(通过大师在疯人院中向邻居伊万简单的口述),而到了第二部,从第十九章《玛格丽特》开始,这一对爱侣从背景处走到了前台,莫斯科的整座城市则相应地退到了背景中。《飞翔》是让人激动的华彩部分,比起真正的高潮《撒旦的盛大晚会》,这一段更具魅力,因为在读者自以为看到了小说的走向时,突然来了个峰回路转,打开了截然不同的另一扇门(莫斯科群像是现实的狂欢,玛格丽特升天是梦幻的狂欢)。当然,《撒旦的盛大晚会》也非常出色,让我联想起保罗·德尔沃的绘画:在华丽而阴霾的氛围之中,骷髅和美丽的裸女并置。所不同的是,画中的骷髅是干净的、静止的,而“晚会”则是残酷的、狂欢的、血淋淋的。

    彼拉多与耶舒阿的故事:以不同的形式反复出现:梦境、客观叙述、大师的手稿……等等。时或,叙述者与故事中的人物重叠了(比如在结尾处,伊万梦见自己走上了月光路);时或,叙述者是布尔加科夫,是“大师”,是魔鬼。作者把这个故事的情节和人物,均匀地、片断性地贯穿进了整部作品。

    不过,我有不太苟同的一点:布尔加科夫最后把大师和玛格丽特塞进了一个永恒家园,让他们突然找到了他们的宁静(上帝授意魔鬼完成的任务)。年轻的诗人伊万则继承了继续书写耶舒阿故事的重责。这让我对大师这个人物的期待猛地中止了,事实上,大师在整部作品中,始终是苍白的,他的写作如有神授,他的恐惧、脆弱(被谩骂的评论们所击倒,最终焚毁手稿)最后滑向了空洞(当他被玛格拯救后,认为自己的写作是无用的,宣称要放弃),幸亏是玛格丽特强大、坚定的人格,才拯救了这部作品。最后,这对情侣死而复生,大师拥有了“冷漠的宁静”,他再也不需要写作了。这种转变:写作——恐惧——放弃,都是被外力推着走的,大师这个人物缺乏能动性,连魔鬼身边的黑猫都活灵活现,这个主角却始终面目模糊。或者我们可以说,布尔加科夫也是凡夫俗子,在那样的写作状态中(遭遇人身威胁、十二年的孤独与苦闷、作品绝无发表的可能),一方面他要与外界的专制搏斗,另一方面——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更重要的一面,他需要和自己的内心搏斗,不断拷问自己的脆弱和犹豫,拷问写作的意义。当然,布尔加科夫最终找到了答案:写作是一种自我拯救(大师最终得到了拯救,而伊万正在他曾经的“月光路”上走着)。然而,在搏斗过程中,勇敢并是不时时占据上风的,而他偶尔流露出的怯懦,我认为是将“大师”塑造得不够生动的原因所在。当然,布尔加科夫仍是一个真正的勇士,一位伟大的作家,当我们面对这个自我鼓励似的光明结局时,会感到一切都是情有可原的。

  • 2004-11-29

    《花与爱丽丝》 - [观影]

    Tag:
    在几个朋友的推荐之下,看了这部片子。
    《花与爱丽丝》,名字就很“岩井”,一看,果然是“岩井”式的清澈单纯。岩井表现青春期少男少女的情怀确实有一套,如果某日爆料,说岩井其实是GAY,我一点都不会吃惊的。

    ::URL::http://ent.sina.com.cn/m/f/2004-04-01/1059351103.html
  • 2004-11-24

    句子 - [乱想]

    Tag:
    以前听S说,《大师与玛格丽特》是本臭书,理由是他随手一翻,就翻到了一个很臭的句子。
    因为这个印象,这本书插在书架上很久没碰。今天外出,因为这书薄,顺手塞进包里,排队时翻了几页,居然翻进去了。
    在第45页上,我读到了S当时所说的臭句子:“一件黑乎乎的圆东西被抛到倾斜的鹅卵石路面上,随即从斜坡上滚下来,一跳一跳地顺着铠甲大街的石路面滚下去”,S批判说,作者在这句之后,加了个完全不必要的累赘:“这就是被电车车轮切掉的柏辽兹的头。”前面的圆东西,读者已经很明白是那个头啦,还有什么必要多此一举?
    句子的确多余,但在整个长篇的阅读中几乎不会察觉。随手翻阅一个长篇是危险的,比如以前我拿起书随手一翻,就会诧异:看,这句多矫情,那句又多平庸。但是顺着读下来呢,句子消失不见了,见到的只是细节、情境、对话。
    可见,长篇的最小单元不是句子,更不是字词。
  • 2004-11-04

    要义 - [乱想]

    Tag:
    简洁、准确
  • 2004-11-01

    简洁是一种美德 - [乱想]

    Tag:
    在删改旧作的过程中,我愈发体会到这一点。

    其他曾经被我忽视的美德或曰真理,还包括:文学是人学。文学来于生活,高于生活。等等。
    曾被误以为庸俗,只是因为它们承受了太多庸俗的诠释。
    俺受到的教育就是:越是朴素的话,越可能包容大智慧。

    思想小结完毕。
  • 2004-10-27

    《卢布林的魔术师》 - [看书]

    Tag:
    辛格的语言真是神奇又神气,干净简洁,却又不仅仅是干净简洁。哪怕在阅读翻译本,仍能一眼辨认:看,这就是辛格!
    手头是上海译文1979年的老版本,译者是鹿金先生和吴劳先生,据说是有名的翻译家(遗憾我的孤陋寡闻),想想之前让人沮丧的《兔子》《白鲸》《硬汉不跳舞》,觉得遭遇优秀的译本,是多么幸福的事。

    对了,《卢布林的魔术师》其实和《小丑汉斯》有可比之处,主角都是流浪艺人,都涉及宗教问题。但显然前者更胜一筹。辛格是有魔力的,伯尔则略显匠气。


  • 2004-10-22

    小丑汉斯 - [看书]

    Tag:
    是good的小说,但非great。
    怎样的小说算great的?在我看来,一则要深、广。比如《罪与罚》之深,《刽子手之歌》、《赫佐格》之广。当然,通常情况,是既深且广的。二则近乎完美。比如《包法利夫人》平实的完美(虽然这只是一个“小”作品),像降龙十八掌似的,面子上不花哨,其实相当见内力。而如哈金的《等待》这一水准的作品,虽然也走“纯阳”路线,却有明显瑕疵(比如孔林和曼娜灾难般的婚后生活,展开不够,或者说,其灾难度,并未达到作者期望的,因此与之前“等待”部分,不能形成一个平衡的对称)。
    当然,最厉害的,是既有深广,又完美的小说,比如《霍乱时期的爱情》,穷尽了一个主题,技巧又登峰造极。(《刽子手之歌》里仅有的那些比喻,大多不够好;《赫佐格》的末三分之一,太过冗长重复,这是漫游式的写作容易产生的毛病;《罪与罚》就不说了,妥斯陀耶夫斯基不是靠技巧取胜的)

    《小丑汉斯》题材讨巧,但也仅此而已。技巧上未有让人惊叹的出彩处。在这个完全现实主义的故事中,安排了个别反常态的细节(比如施尼尔能闻到电话另一头的气味),反而觉得牵强——也或者,多安排几个反常态细节,形成另一种维度,也是个办法。在《香水》这样的寓言作品,放进类似细节,就大大出彩了(想想《香水》主人公躺在大地母亲的肚子里,靠想象中的香气,去建构一个王国,是多么牛鼻啊)。
  • 2004-10-13

    supersize me - [观影]

    Tag:
    看到现在最有趣的纪录片了。导演Morgan Spurlock,获2004年Sundance Film Festival(圣丹斯电影节)纪录片导演奖。
    小成本,大票房,大效应,放映不到两个月,麦当劳停售Super Size。

  • 2004-10-13

    莫言的访谈 [转] - [乱想]

    Tag:
    ::URL::http://www.cul-studies.com/bbs/read.asp?boardid=1&bbsid=33146

    赞成其中的观点。但提问的记者,实在太谄媚
  • 2004-10-08

    桑克指出一个错误 - [乱想]

    Tag:
    《毒太阳》里的所谓“超现实火球”,其实是现实之物,在他的《最后的康康舞》 (::URL::http://www.blogcn.com/user18/sangke1967/blog/4082443.html ) 之中,提到过正确名称:球形闪电

    以下是他找到的科普内容:

    http://tech.enorth.com.cn/system/2003/04/24/000550472.shtml

    http://www.bjkp.gov.cn/kjqw/kjzm/k10229-04.htm

    http://www.duststorm.com.cn/show.asp?ID=6021
  • 2004-10-06

    补记:office - [乱想]

    Tag:
    前天去七宝,见一新造寺庙,玻璃门和玻璃移窗,和尚们不是光头,是平头,二楼的菩萨像旁,用金字刻着捐钱香客的名字和数额,都是一二万的。寺边宝塔,每层都有易拉宝似的招贴画,隔得太远,看不清内容。
    出寺时,发现一个门上挂着金灿灿的金属牌,写着:办公室,下面还添了英文注释:off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