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09

    梦见M - [乱想]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nxiaowen-logs/30415452.html

    我说过,每逢清明或祭日前后,都会梦见逝者。这次,离M的祭日还有十二天,我梦见他回来了。
    起先是和初中同学在一起,坐在我前排的女生G,忽有人跑来告知她:有人找你。她问是谁。来人道:找你的人说他容貌变化很大,希望你还能认出他。听了这话,我隐隐有了预感。
    跟到她家,就见M站在门口。瘦了,因而显高,穿浅黄短袖T恤和米色长裤,衣摆束在裤腰里。其他人都像没看见他,径直进屋了。我惊喜道:怎么是你!他说:是啊,是我。这时,周围进出不少人,G又挤过来。我试图向她介绍:这是……但她没有听我说话。M说:别管他们。他带着我,从一根滑杆滑到底楼。其间我问:你知道吗,你现在可有名了。M说:是啊,我知道。他的表情有点无奈,像在说:那么土鳖的事情,我当然知道啦。我们出了楼,这是一幢平房,处在荒凉的居民区。月光很旺。
    然后我们在路上走,不断有认识的人来往。我的大学室友S及男友走在我们身后,慢慢超到前面去,我从地上的影子看到,他们回头看我们,还在议论。这时我问他,有没有把回来的消息告诉HB他们,他说还没有。
    走了片刻,他问我是否想吃晚饭。我说我吃不下,但可以陪他吃。又问他想吃什么,他说:肉。我们找饭店。这是在复旦附近,一条不存在却又熟悉的路上。醒后仔细回忆,发现这是一条我曾经梦见的路!我们走在梦之路上,看了几家饭馆,全是自助餐,一家在二楼,另一家是门面小吃店。我叫住走在前面的M,说:这家有肉。M回过来,看了看,说:都是肥肉。是的,这家的菜少得可怜,放在类似卖盒饭的铁皮格里,只有一格满的,大块肉串在铁条上,绕着中心切出薄片,油肥油肥的。M不会吃的,他很注重养生,喝黄酒要敲一个蛋,放姜丝葱花等若干物(我好几次想象,酒加生鸡蛋,会是什么味道)。
    我们继续往前,这时,我开始害怕,因为意识到是个梦。FW曾经说:衰老的迹象之一,就是开始遗忘,他举了个例子,说经历了件什么事,别人说起时,却一点不记得。这在我身上时有发生,近一年尤甚。比如,我就记不得当时FW举了个什么事,连一个月都不到呢。记录梦境也少了,不是做得少,而是忘得快,有时是新鲜的梦,起床十多分钟的洗漱,就忘了大半。
    但此时此刻的,是一个多么宝贵的梦!一边进行着,一边就想记住它,于是渐渐的,就走了出来。M终究没在我的梦里吃到肉!

    打电话问时间,凌晨三点零一分。去掉回忆梦境的一分钟,这个梦是三点整做的。
    我醒着了,这梦仍在活着、敞开着、散发着温暖的热气。过不了多久,它会冷却,离开我,变成仅仅一个梦。
    于是起床,给H发了短信,然后打开电脑,记录。
    这样,就不会遗忘了。 
    分享到:

    评论

  • 以前看过一部电影,有一句台词印象很深。电影的名字却忘了,只记得是一部港台片,而且是很有名的新锐导演。“这样,就不会遗忘了。”
  • 用法国态度读小说,用俄国态度读blog。一天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