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08

    《九故事》 - [看书]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nxiaowen-logs/30415575.html

    浙江文艺2003年的版本,译文的句子拗口罗嗦,选择词语上也有些奇怪,比如偏把“鼻翼”(nosewing)译成“鼻翅”,明显应译为“身体”(body)的,译成“尸体”,等等。
    一边阅读一边排除译文的干扰,确实有些吃力。掩卷之后的最大感觉是失望。也许塞林格本人的传奇性给他的作品增添了过多的附加值,《九故事》离我想象中的大师水准存在不小的差距。虽说在小说结尾处设置所谓的“风暴眼”,是塞林格的特色之一,但过于冗杂的对话和过多游离的情节,极大地削弱了“风暴眼”的力量,或许写作年代的局限也是一个理由,但是前辈欧·亨利已经懂得如何将所有叙述集中到结尾的那个“眼”上,而在海明威那里,这种技巧更是炉火纯青——他懂得如何在简洁处显微妙。
    我排斥在短篇里完全靠对话交代情节——尤其是当这些情节东拉西扯,不构成哪怕是间接的关联时。在开头两篇《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和《威格利大叔在康涅狄格州》中最为明显。我读完的第一想法是:真可惜,这样的题材,交给约翰·契弗的话,完全是可以写成佳作的。
    九个故事中,我最喜欢《嘴唇美丽而我的双眸澄碧》,无他,盖因这篇最不枝蔓斜出,显出对塞林格来说难能可贵的干净。《德·杜米埃-史密斯的蓝色时期》是让我最具期待的一篇,可惜输在对叙述节奏缺乏控制力上。总之,如果塞林格更具技巧和匠心的话,以他的时机和写作材料,是很可能成为大师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