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3-23

    今天,一位朋友向我推荐的文章 - [乱想]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nxiaowen-logs/30415584.html

    ::URL::http://www.21red.net/view/a/2004-3-14/330639.html

    作者陈希我,以前对他的印象一直不好(主要是看了他两篇小说,都不咋的),但读了此文,大为改观(也许那两篇是他的败笔?)。对《小二黑结婚》和《绿化树》的分析很有意思。而那个技术主义的迷径,也是我曾经误入的,现在深有感触。中国作家的感性多于理性,琐碎多于思考,这问题确实存在。但作家一定要理性吗?这是站在欧洲文学的审美立场上来衡量的。比如换作美国人,他们就不吃寓言这一套,他们供献的不少好小说,侧重点不是思考,而是描述,比如我极为喜爱的《刽子手之歌》。当然,这样说的意思,不是指我们可以学美国人了,衡量中国文学的标准,不应该是欧洲的标准,也不应该是美国的标准。此文的偏颇,是把《红楼梦》和《罪与罚》作那样的比较。这是在两种不同评价体系下的作品。现在的中国作家是没有根的,传统被中断了,对于外来文学的借鉴又很仓促盲目,并且总是在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的自卑心理之下,非常地扭曲。传统要,借鉴也要,莫言“倒退”的努力就很好,但这毕竟是刻意为之的作法。不过这是必须的,虽然说得容易做得难,我们还是要像郜元宝说的那样,不断做不断失败,在失败中自觉。

    还有就是,文章把责任全推给了作家,这是不公正的。中国严肃的作家,不是给打压,就是被漠视,同时受到意识形态和消费社会的双重折磨。但是,诚如文中所说的:“文学是一种病,深刻的病,除此而外什么都不是。这病带来的痛逼着你去挣扎,促成大艺术的是无法救治的危机感,痛感,现世的绝望。”在某种方面来说,处于混乱与寂寞的时代,反而能激发伟大作品。

    刚读完文章,匆匆记几笔凌乱想法,以后好好思考一下,或者可以成文。
    分享到:

    评论

  • "you are healthy enough to be ill. " said a Freu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