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2-01

    《大师与玛格丽特》 - [看书]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nxiaowen-logs/30415629.html

    激动人心!(这个词很土,但用于形容我的感受,真是千真万确)

    这部小说有三条线索:魔鬼在人间(莫斯科)、大师与玛格丽特、彼拉多与耶舒阿的故事。

    魔鬼在人间:交响乐式的写法,夸张却又逼真,诡异并且幽默(在阅读中我禁不住大笑)。这一部分的写作,是作者面向他的时代的:诚实、勇敢,因而也是孤独的写作。(孤军作战的十二年,被封藏的必然命运,相信“大师”的很多感受,同样也是布尔加科夫的)

    大师与玛格丽特:这一部分的写作,是面向作者内心的。在第一部的莫斯科群生相中,这一对男女的爱情故事,仅仅是一个小动机(通过大师在疯人院中向邻居伊万简单的口述),而到了第二部,从第十九章《玛格丽特》开始,这一对爱侣从背景处走到了前台,莫斯科的整座城市则相应地退到了背景中。《飞翔》是让人激动的华彩部分,比起真正的高潮《撒旦的盛大晚会》,这一段更具魅力,因为在读者自以为看到了小说的走向时,突然来了个峰回路转,打开了截然不同的另一扇门(莫斯科群像是现实的狂欢,玛格丽特升天是梦幻的狂欢)。当然,《撒旦的盛大晚会》也非常出色,让我联想起保罗·德尔沃的绘画:在华丽而阴霾的氛围之中,骷髅和美丽的裸女并置。所不同的是,画中的骷髅是干净的、静止的,而“晚会”则是残酷的、狂欢的、血淋淋的。

    彼拉多与耶舒阿的故事:以不同的形式反复出现:梦境、客观叙述、大师的手稿……等等。时或,叙述者与故事中的人物重叠了(比如在结尾处,伊万梦见自己走上了月光路);时或,叙述者是布尔加科夫,是“大师”,是魔鬼。作者把这个故事的情节和人物,均匀地、片断性地贯穿进了整部作品。

    不过,我有不太苟同的一点:布尔加科夫最后把大师和玛格丽特塞进了一个永恒家园,让他们突然找到了他们的宁静(上帝授意魔鬼完成的任务)。年轻的诗人伊万则继承了继续书写耶舒阿故事的重责。这让我对大师这个人物的期待猛地中止了,事实上,大师在整部作品中,始终是苍白的,他的写作如有神授,他的恐惧、脆弱(被谩骂的评论们所击倒,最终焚毁手稿)最后滑向了空洞(当他被玛格拯救后,认为自己的写作是无用的,宣称要放弃),幸亏是玛格丽特强大、坚定的人格,才拯救了这部作品。最后,这对情侣死而复生,大师拥有了“冷漠的宁静”,他再也不需要写作了。这种转变:写作——恐惧——放弃,都是被外力推着走的,大师这个人物缺乏能动性,连魔鬼身边的黑猫都活灵活现,这个主角却始终面目模糊。或者我们可以说,布尔加科夫也是凡夫俗子,在那样的写作状态中(遭遇人身威胁、十二年的孤独与苦闷、作品绝无发表的可能),一方面他要与外界的专制搏斗,另一方面——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更重要的一面,他需要和自己的内心搏斗,不断拷问自己的脆弱和犹豫,拷问写作的意义。当然,布尔加科夫最终找到了答案:写作是一种自我拯救(大师最终得到了拯救,而伊万正在他曾经的“月光路”上走着)。然而,在搏斗过程中,勇敢并是不时时占据上风的,而他偶尔流露出的怯懦,我认为是将“大师”塑造得不够生动的原因所在。当然,布尔加科夫仍是一个真正的勇士,一位伟大的作家,当我们面对这个自我鼓励似的光明结局时,会感到一切都是情有可原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