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1-24

    句子 - [乱想]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nxiaowen-logs/30415633.html

    以前听S说,《大师与玛格丽特》是本臭书,理由是他随手一翻,就翻到了一个很臭的句子。
    因为这个印象,这本书插在书架上很久没碰。今天外出,因为这书薄,顺手塞进包里,排队时翻了几页,居然翻进去了。
    在第45页上,我读到了S当时所说的臭句子:“一件黑乎乎的圆东西被抛到倾斜的鹅卵石路面上,随即从斜坡上滚下来,一跳一跳地顺着铠甲大街的石路面滚下去”,S批判说,作者在这句之后,加了个完全不必要的累赘:“这就是被电车车轮切掉的柏辽兹的头。”前面的圆东西,读者已经很明白是那个头啦,还有什么必要多此一举?
    句子的确多余,但在整个长篇的阅读中几乎不会察觉。随手翻阅一个长篇是危险的,比如以前我拿起书随手一翻,就会诧异:看,这句多矫情,那句又多平庸。但是顺着读下来呢,句子消失不见了,见到的只是细节、情境、对话。
    可见,长篇的最小单元不是句子,更不是字词。
    分享到:

    评论

  • ...
  • 随手翻阅一个长篇是危险的。这句话很有意思。可是现在的人大多是很浮躁的,这也叫无奈。另外我还觉得,如果一篇作品让你意识到了形式与内容的区分,那么它多少是不够出色的。
  • 可见,长篇的最小单元不是句子,更不是字词。其实我觉得对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而言,语言根本不是问题。只要有优秀的能统摄全篇的神气,其他都次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