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9-22

    今天帮人骂架了,爽得很~ - [乱想]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nxiaowen-logs/30415667.html

    残雪认为,她的写作范围是“不断向自我内部深入,而不是到外面去‘体验生活’”,那种体验,只会妨碍她的写作。(见《中华读书报》采访)而这种仅仅面向作者本人的写作,越来越成为自娱自乐,与体现人类共性的文学本质背道而驰。共性并不意味着浅薄,有幸被残雪归入她狭小的“纯文学作家”范畴的陀斯妥耶夫斯基,正是因为写出了人类共性中的“罪与罚”,才成就其伟大。同样,残雪一再贬斥外在体验,在她眼里,存在剥离了所谓“表层的社会政治”的抽象人性,存在与物理世界无关的“精神经历”。残雪认为,她的精神经历远比陀斯妥耶夫斯基复杂,这样说的依据,是因为她“出生于一种老谋深算的文化”,又具“现代意识”。从残雪向来秉持的抑中扬外的论调看,她并不太屑于这种“老谋深算的文化”,并将传承了这种文化的中国文学界斥为“太小气,太守旧,斤斤计较自身的得失,其结果是走向没落”。照这种逻辑,引用西绪弗斯的神话原型大概就是“大气的,开放的”,而借鉴吴刚伐桂的神话,就是“走向没落”的,虽然在这里,中西智慧表现了惊人的相似。在残雪眼里,一种文化,一旦“老谋深算”了,似乎就不再具备自足性和深度挖掘的可能,更不可能具备“现代意识”。
    但英语马马虎虎,不通德法意文,更别提希腊文拉丁文的残雪,是否就得到了西方文化的真髓了呢?她传承的“西方文化”,有多少是直接阅读,又有多少是借助译本呢,难道在翻译者的误译和挑选的局限之中,残雪还能自信她得到的是真髓吗?
    在近乎神经质的偏执之下,残雪除了漠视中文读者(只要残雪的书还是用中文写的,面对的就是中文读者,而非假想中处于希伯来文化传统之中的西方读者),还漠视中文语言,看看她对纯文学的定义吧:“用义无反顾地向内转的笔触将精神的层次一层又一层地描绘、牵引着人的感觉进入玲珑剔透的结构,永不停息地向那古老混沌的人性内核突进。在文学家中有一小批人,他们不满足于停留在精神的表层而愿看到人类视界的极限处,然后从那里开始无限制地深入”,或许连习惯了夹生饭的“商务体”的西学学者们,都未必能完全读懂,因为他们,至少还遵从学术界共通的表述规则。在我看来,准确是语言最基本的美德之一,拒绝准确,意味着自己不好好讲话,还去斥责听众的弱智。
    真正的文学史,是由读者,而非少数作家和评论家决定的。你可以对读者的水准和鉴赏力提出质疑,却不能忽略他们作为整体的存在。文本只有在被阅读时,才能生成意义,文学史只有在读者的参与下,才能完成。像残雪这样漠视读者的“先锋”,只能将文学引进死胡同。
    分享到:

    评论

  • 哎呀,说的太好了。残雪这个老巫婆,最终将是自己玩死自己。
    回复李小建说:
    :-)
    2008-11-04 09:50:54
  • 觉的.简单说。我觉的上帝是有的.他给我一个身体.让我来玩.这个身体就是我.一个纯粹的存在.比如一个量子.分不动的了.没有内在.只有它的质量程度.